江苏民资试水小额贷款 前景不容乐观

  “抛弃”的个体工商户和私营小企业主为贷不到款而烦恼的日子似乎要走到头了。

  7月20日,对于江苏所有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企业来说,都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这一天,全省首家民营资本的小额贷款公司成立。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江苏省政府试图解决农村金融体系缺陷,缓解个私小企业融资困难的一次重大政策调整。有关人士透露,根据省领导的要求,江苏省今年将兴办30家此类公司,明年上半年要达到100家的规模。

  记者采访中发现,在某种程度上扮演小企业救命稻草角色的小额贷款公司的实际情形还不能让人过分乐观。

  向银行借贷无门的陈忠良,在向天工惠农递交抵押贷款材料后的第三天,终于得到了用于经营部发展急需的18万元资金。7月20日,江苏省首家由民间资本发起组建的工惠农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在丹阳诞生。

  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及公司业务章程,天工惠农限在丹阳市范围内发放贷款,贷款对象包括私营企业、个体工商户、种植养殖户,以及具备一定条件的农户个人,“相当一部分个体工商户和私营业主将从天工惠农得到资金支持”小银行经理尹双忠告诉记者。

  在贷款利率方面,天工惠农可以结合当地利率水平,以人民银行基准利率为基础,根据不同客户确定不同利差。最高贷款利率不超过银行的4倍。

  在丹阳,像陈忠良一样成为第一波受惠于小额贷款的还有9家个私企业、2家农村合作经济组织和一个养殖户,他们都在7月31日前就已经办妥贷款,共计得到650万元经营急需资金,其中最大的一笔达到150万元,贷款单位是丹阳的一家民营工具公司。事实上,目前在天工惠农办理的申请贷款还有近50笔,待放金额达到1500万元,另有近70户预约咨询。

  “这仅仅是公司成立十来天的情况,已经可以看出民间对资金的饥渴程度”天工惠农有关人士介绍说,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前个私小企业面临的融资难题。江苏民资试水小额贷款 前景不容乐观

  日前有关部门公布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有6.7万家规模以上中小企业倒闭。而研究人士认为,融资难是造成中小企业发展寒冬的主要原因。在银行贷款方面,受多方面的影响,商业银行对中小企业一贯冷落,“这种冷落很大程度上造成了中小企业的发展困境——但却使小额贷款公司存在成为可能”天工集团公司有关人士说。

  尽管江苏地区未有明确的信息证实中小企业依靠地下钱庄高利贷度过宏观调控的影响,但在民营经济同样活跃的浙江,这样的情况非常普遍。“温州地下钱庄9%至10%月息的利率高出银行10倍,而被高利贷逼入绝境的老板也大有人在”,有关人士告诉记者。江苏的高利贷情况不甚明了,就丹阳的情况看,月利3分3也远高于银行贷款利率,成为很多企业发展的不堪之重。而天工惠农目前的最高年利率为15%,“农信社还要11%,我们的利率相比而言并不算高”天工惠农的尹双忠经理说。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浙江还是江苏,试点的民营小额贷款公司成了众多中小企业眼中的救命稻草。

  事实上,天工惠农“小银行”的出现只是江苏省政府试图解决农村金融功能的缺陷,缓解涉农民营经济发展融资瓶颈的开始。促使省政府放宽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限制的原因有不少。据业内人士分析后认为,目前农信社独撑的农村金融体系其实存在着巨大的资金投入盲点;而政府相关的政策性拨款真正放到农户手中的很少,并且对于政策性拨款或者贷款,部分群众存在认识误区,放出的款收不回来也时有发生;有舆论认为,目前社会上打着贷款旗号的公司多如牛毛,但实际上不是高利贷,就是毫无资质,有的甚至通过这种形式洗“黑钱”。因此,认可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有利于排挤非法民间借贷、地下钱庄,使民间借贷走上合法化、规范化道路。根据省政府出台的有关规定,成立小额贷款公司需要一系列的审批,甚至引入了招投标机制。整个兴办过程需要经历:县级市政府要成立一个金融工作领导小组,由人行、工商、县市金融办等部门人员组成→将成立小额贷款公司计划报地级市进行招标→社会资本拟成立某某小额贷款公司,报名投标→评标委员会对投标者的资金实力等条件进行评比,得出中标公司→报上级金融办→报省金融办→获省里批准后,中标者筹办公司→申请开业→审核通过后注入注册资本正式开业。

  天工惠农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般某公司中标后,该县市的这家小额贷款公司就叫某某小额贷款公司。所有此类公司都统归为“江苏农贷”。在天工惠农营业之后两天,泰州兴化永泰诚小额贷款公司也挂牌营业。根据省金融办的规划,全省每个县市都要办一家。省领导甚至提出今年全省要办30家小额贷款公司,明年则要达到100家的规模。

  无论天工惠农还是永泰诚,江苏现有的两家小额贷款公司自身面临的经营考验,实际上也不容乐观。“目前我们只能贷款,不能吸储”尹双忠。

 

相关文章